<div id="ego6m"></div><xmp id="ego6m"><div id="ego6m"></div><xmp id="ego6m">
<div id="ego6m"><wbr id="ego6m"></wbr></div><small id="ego6m"><small id="ego6m"></small></small><small id="ego6m"><div id="ego6m"></div></small>
<div id="ego6m"><wbr id="ego6m"></wbr></div><div id="ego6m"><div id="ego6m"></div></div>
<div id="ego6m"><wbr id="ego6m"></wbr></div>
<small id="ego6m"><div id="ego6m"></div></small><small id="ego6m"><wbr id="ego6m"></wbr></small><div id="ego6m"><wbr id="ego6m"></wbr></div>
<small id="ego6m"><wbr id="ego6m"></wbr></small> <xmp id="ego6m"><wbr id="ego6m"></wbr>
<div id="ego6m"><button id="ego6m"></button></div><small id="ego6m"><button id="ego6m"></button></small><small id="ego6m"><wbr id="ego6m"></wbr></small><div id="ego6m"></div>

13959452188

行業新聞 分類
2020年中國豬病流行趨勢大盤點

2018年非洲豬瘟席卷而來,打破了原本較為平靜的中國養豬業,在繼中國爆發藍耳病、流行性腹瀉、偽狂犬之后,掀起了又一波養豬業的疫病風浪。非洲豬瘟所帶來的巨大危害甚至超乎了我們的想象,一時間引起了業內的巨大恐慌,甚至在已經防控住非瘟的當下,業內仍然認為,當前養豬業的重大疾病只有兩種:非洲豬瘟和其他豬病,可見非洲豬瘟在豬病中所占據的重要地位。那么,在后非瘟時代,中國豬病發生了哪些變化?非洲豬瘟和其他豬病的流行趨勢如何?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2020年中國豬病的流行特點和趨勢。

 

一、非洲豬瘟可防可控

非洲豬瘟自爆發以來被廣大養豬從業者逐漸認識,并探尋出科學合理的生物安全手段來防控,目前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成功的防控住非洲豬瘟的大規模爆發,也從實踐中證實,非洲豬瘟是可防可控的。

 

目前,非洲豬瘟依然流行,流行毒株以Georgia 2007株為主,還流行有黑龍江野豬流行毒株、廣西貴港毒株等。進入冬季,又到了非洲豬瘟的高發期,需要大家提高警惕。

 

防控關鍵點:野豬、生豬密度和生產系統、道路網絡密度、周邊水源數量、感染風險因素。尤其是生豬的飼養密度越大、豬場周邊道路以及水源越多,非瘟病毒傳播的風險性就越大。同時,受感染的豬,受污染的肉,受污染的媒介,包括鼠類、蒼蠅、蚊子、工作人員、飼料等會導致病毒的快速傳播。因此,控制好以上關鍵點,做好生物安全措施,杜絕豬群與病毒的接觸,可以有效地控制非洲豬瘟。

 

二、藍耳病,并非做好生物安全就萬事大吉

后非瘟時代給藍耳病的防控帶來了一定難度,為保證足夠數量的后備母豬,從不同種豬場引種混群,導致不同藍耳病毒亞型混在一起,給豬群疫病帶來很大風險,很多豬場因此導致藍耳病的爆發。

圖片2.png

圖1 2015-2019年藍耳病不同亞型流行分布

目前,藍耳病毒株以類NADC30毒株為主,也發現有類NADC34毒株,同時,GM2、QYYZ和HP-PRRSV毒株也是我國的優勢毒株,監測顯示,類NADC34主要來源于美國的引種事件,GM2、QYYZ主要來源于中國臺灣地區,以上毒株對我國養豬業造成較大危害。

 

藍耳病的防控重點不能忽視源頭,在引種時,選擇藍耳病抗原抗體雙陰性豬場的種豬進行引種,保證種豬源頭的健康,才能從根本上減少疫病的爆發風險,這也將有利于推動我國種豬企業的藍耳病凈化。

 

藍耳病與非洲豬瘟不同,并非做好生物安全就能萬事大吉,其防控難度要遠大于非洲豬瘟,因此,須引起從業者的高度重視。

 

三、流行性腹瀉仍是冬季防控重點

圖片3.png

圖2 豬腹瀉性疾病的樣品檢測陽性率

在豬的腹瀉性疾病中,流行性腹瀉病仍然是冬季防控的重點。在陳煥春院士對湖北、江蘇、重慶、廣東、安徽、河南、新疆、河北、廣西等9省的腹瀉陽性樣品檢測發現,流行性腹瀉占比50.86%,占據了豬腹瀉疾病的大半江山,其次是新型冠狀病毒、輪狀病毒和傳染性胃腸炎病毒。

 

四、豬瘟凈化正當時

圖片4.png

圖3 豬瘟病毒統計陽性率

近年來,通過國家豬瘟參考實驗室豬瘟病毒檢測結果和張桂紅教授實驗室檢測結果顯示,豬瘟的病原學陽性率是逐年降低的,目前綜合統計的陽性率為4.81%,已經進入可以實行豬瘟凈化的階段,在非洲豬瘟的高度生物安全防控措施的情況下,對豬瘟的陽性豬進行淘汰,可實現豬瘟的逐步凈化。

 

五、豬群中PCV2的帶毒率高

爆發非洲豬瘟后,豬場接種疫苗減少,導致2019年至今的PCV2檢測率出現飆升,PCV2核酸檢測陽性率為44.23%,說明我國豬群中PCV2的攜帶率很高,但是沒有引起廣泛的大面積疫病流行,發病率并不高,說明豬體內的病毒載量很低,并未引起發病,所以,大家要重視PCV2帶毒率高的問題。

 

六、做好疫苗免疫可有效防控口蹄疫

目前口蹄疫主要流行1個血清型的2個毒株,即O型血清型的Cathay和Mya-98毒株,其中,優勢流行毒株為Cathay毒株,而Mya-98毒株的流行強度已經逐漸下降,疫苗免疫仍然是有效防控手段,可以保持抗體處于較高水平,有效的防控口蹄疫。

 

七、細菌性疾病多以混合感染為主

圖片1.png

圖4 細菌性疾病病料分離占比

細菌性疾病的發生多與藍耳、圓環、偽狂等病毒性疾病混合感染,其中,陳煥春院士在細菌性疾病的病料分離中發現,豬鏈球菌占47.74%,副豬嗜血桿菌占24.69%,巴氏桿菌占14.81%,波氏桿菌占11.11%,胸膜肺炎放線桿菌占4.94%,可見,豬鏈球菌和副豬嗜血桿菌是細菌性的多發疾病。

 

轉載來源:豬兜20201216



亚洲人成电影